新聞媒體
網站首頁 >> 集團·股份新聞 >> 宋誌平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並發表演講

宋誌平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並發表演講

2018-10-15 15:29:10 作者:來源:CNBM 來源:中國建材集團


       9月16日至17日,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指導、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2018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行。會議主題為“中國:改革新征程開放新境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致開幕辭。聯博基金理事會主席、世界銀行前行長佐利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分別在開幕式上發表演講。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誌平應邀出席,並結合自己多年來參與國企改革的曆程,在“國企混改的經驗與前景”專題會上和與會代表分享了關於國企混合所有製改革的獨特觀點,進一步增進了國內外參會嘉賓和社會各界對當前中國國企混改工作的理解。


演講實錄

混合所有製破解了改革的難題

       回想改革開放以後,我從九十年代就開始做混合所有製。那時候我在北新建材擔任董事長,這家公司1997年在深圳上市,迄今為止已混合20多年。關於混合所有製,我主要講三方麵內容:

一、混合所有製是國企改革的一個方向,中國國企能有這樣強勁的發展得益於市場化改革

       九十年代國企大規模地上市,之後又大規模地開展混合所有製,把市場機製引入企業,使企業成為市場化的主體。關於國有經濟如何和市場結合,這是一個世界級的難題,西方國家沒有解決,也不太容易解決,於是幹脆實行私有化。但中國社會製度有自身特點,不能全麵實行私有化,必須找出一條適合的道路,讓國有經濟和市場能夠有機結合起來。我們探討出的一種方法,就是把國有資本、民營資本和市場資本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混合體。

       在西方,比如法國的雷諾汽車、燃氣公司,既有國有資本又有非公資本。然而像中國這麽大規模進行混合的國家還沒有,混合所有製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及國有企業改革的產物。目前我國有97家央企,其所屬二三級公司基本都通過上市進行了市場化改造,是混合所有製企業,據統計,央企70%左右的資產在上市公司。現在中國的國有企業和過去西方人理解的國有企業已經完全不同,“此國企非彼國企”,今天中國的國有企業是被市場化了的國有企業,是進行大規模混合所有製改造了的國有企業。正因為這樣,市場才有了活力,也才有了今天國企的變化。

二、國有企業、混合所有製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的關係很重要

       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製,是不是說要把民營企業都混合掉呢?其實完全沒有這種必要。國有企業分兩種,一種是純粹的國有企業,應該做公益和社會保障事業,全世界都是如此。比如公交公司,混合並不太容易,因為每年需要補貼,同時還涉及效率、服務等問題;另一種處於充分競爭領域的國企就可以進行混合,在混合企業既可以控股,也可以參股,這樣也會促進民營企業發展。今後我國經濟會形成國有企業、混合所有製企業和民營企業三足鼎立的模式,不是國進民退,也不是民進國退,而是國民共進,這是一種很理想的狀態。今後的組織經濟結構、微觀結構應該是既有國企,又有混合所有製企業,也有民營企業,三者共同發展。混合所有製企業是國有和民營交叉持股的一種新型所有製,既不是單純的國有企業,也不是單純的民營企業,而是一種混合的新型所有製。我們應該給這種新型所有製企業留下微觀的經濟形態空間,給予一些特殊的政策,這非常重要。

三、關於如何做好混合所有製,混合不是一混就靈,也不是混了就一定能做好

       我倡導一個公式,“國企的實力+民企的活力=企業的競爭力”,混合後關鍵要在機製上下功夫。有好的所有製形態並不意味著就有好的機製。同樣是混合的企業,有的可以做得好,有的卻做得不好,根本還是取決於機製。對於發展混合所有製企業,我們應該把握兩點。一是在政治上減少一些行政的管理,不要把它視同純粹的國有企業來管理,應該視同市場化的股份公司進行管理,對混合進來的民營企業家不要視同體製內的幹部進行管理;二是要大力開展員工持股,探索共享經濟。讓所有者、經營者、員工都能享受企業的創富,能夠實現均富和共富,要讓員工通過混合所有製能真正受益,這也是發展混合所有製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麵。

現場問答

       主持人:宋董事長一直在大型央企工作,具有非常豐富的工作經驗,他剛剛提出的觀點非常中肯。特別是講到混合所有製改革目的是什麽?不是為混而混。現在我們特別擔心理論界也好、實踐派也好,老是為這個而爭論,實際上我們不是為混而混。宋董事長特別提出三足鼎立,觀點講得非常客觀和中肯。就是要國有、混合、民營共同發展,特別是在混合所有製企業裏,我們不能一切都像管理純粹的國有企業那樣,要減少行政的幹預管理,要大力開展員工持股,真正按照所有製,就是我們講到的混合所有製形式來管理,才能讓這種所有製健康發展,推動中國經濟的發展。

       提問1:去年以來,我們強調國企黨的領導,我們注意到很多國企都在修改公司《章程》,賦予了黨委在公司治理,特別是公司戰略製定、財務和人事等領域,要高於董事會的權利,這對很多外國投資者來講公司治理讓大家比較擔心,能否談談您的想法?

       宋誌平:不管是國內的A股公司還是香港的H股公司,現在已把黨建工作寫入公司章程,尤其是要前置決策。如果大家真正理解這個過程,就會覺得很順理成章,因為中國是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那麽前置決策到底是指哪些方麵,實際就是三件事。一是把方向,也就是判斷企業所做的事情是否符合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二是管大局,主要是重大的決策,管大的方向,而不是很具體的決策;三是保落實,對於黨組織來講,在公司有了決策後要動員全體幹部員工共同努力,把事情做好。從這個角度去看,這和公司治理並不矛盾。我們要關注如何把黨建工作和公司治理有效地結合在一起,而不要“兩張皮”,這也是一種探索。我們要認真研究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如何推行現代企業製度,如何做好公司治理,把黨建工作融入企業發展。在實際工作中,我們采用雙向進入的方式,使黨建工作和公司治理有效結合,成為公司發展的正向方麵。

       提問2:有關國企改革的文件中強調了要把企業分成有公共使命和普通競爭性領域的不同類型,也就是戰略性和普通性的,所以把國有企業變成這兩種企業大概是在2018年年初的時候完成的,好像沒有人提到這個問題,我想了解一下把他們分成不同的類型現在發展到什麽程度了?

       宋誌平:國有企業在整個改革的過程中有分類指導。國企分成兩類,一類是公益保障類,這一類主要是由國家的獨資公司來承擔;第二類是商業類,商業類又分為商業一類和商業二類。商業一類主要是充分競爭領域的,比如像中國建材、國藥都是充分競爭領域的,在央企的97家裏占66家。像這種企業我們就主張大力進行市場改革,推行混合所有製。中國建材屬於充分競爭領域的企業,用少量資本吸引大量社會資本進行發展,看是國企,但國有資本隻占30%,非國有資本占70%,集團所屬企業85%都是混合所有製企業。我以前也管過國藥集團,國藥的國有資本隻占40%,非國有資本占60%。

       西方有關學者、官員可能很難理解,企業看起來是國企,但混合度非常高。就像剛才弘毅投資嘉賓講到,中國建材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國巨石,國有資本隻占12%。同樣中國建材旗下的上市公司北新建材也做得非常好,國有資本隻占15%。外界看來這兩家企業都是國有企業,但實際它們在市場中已高度混合,這就是商業一類企業。商業二類企業指的是關係到國計民生,有一定自然壟斷的企業。如現在的石化、國電、電網等等,這些也要進行改革,這個改革就是國家要控股,國家要有一定的控製力。因此西方的學者、官員千萬不能用20年前國有企業的標準來看今天中國的國有企業,否則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這件事情。